当前位置: 主页 > 中文 > 新闻中心 >
华为禁令漩涡 割裂的是整个半导体世界
时间:2020-09-17 17:07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9月15日,美国商务部对华为的禁令正式生效。全球主要半导体厂商对华为的芯片供应将停止。

华为即将要度过一段至暗时期,全球的半导体行业也将要承受因此而来的强烈冲击。即使后续会发生一些改观,整个行业也会留下深深的烙印。

禁令三重升级,封堵四面八方

川普政府为了截断华为的芯片供应链,层层加码,以三波禁令来实行全面围堵。

2019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首次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Entity List),限定美国技术出售或转让给华为需要BIS颁发的许可证,技术限定标准为25%,从实质上禁止了美国企业与华为的合作。

不过,为了平衡各方利益,美国商务部随后又于5月20日开始,连续颁发了5次通用许可证,将出货有效期延长到2020年5月15日。

2020年5月15日,禁令进一步升级,规定“只要采用到美国相关技术和设备生产的芯片,都需先取得美国政府的许可”,将技术限定标准降为0,这让华为很难避开美国的出口管制,而获得相应的软件和硬件。

随后,美国再次颁发了有效期为90天临时许可证。

2020年8月17日,禁令全面升级,在“实体清单”上新添了21个国家的38家华为子公司,并收紧了对实体清单中的华为方面作为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参与相关交易的限制。

如果说,前两次的禁令只是增加了供应链企业的合规成本,但并未断绝合作的机会。8月17号的禁令则对华为进行了全方位的封杀,阻断了华为之后直接从其他使用了美国技术的芯片制造商购买芯片的路。

作为全球排名第三的芯片买家,华为在2019年的半导体采购支出为208亿美元。就像冰山突然融化一样,如此巨额订单的消失,让全球半导体供应链都陷入了漩涡。

无怪乎SIA(美国半导体协会)主席认为,对商业芯片销售的广泛限制将给美国半导体行业带来重大破坏。

禁令之下 焉有完卵

在华为采购的芯片中,美国产品占据了超过1/3的份额。美国挥向华为的大棒,也扫到了美国半导体企业自身。

SEMI(国际半导体协会)在8月24日的声明中表示,美国商务部发布新的出口管制条例,将损害美国半导体业,更对供应链造成严重的不确定性与破坏,最终影响美国国家安全。

华为是美国芯片公司的大买家,如博通公司年销售额中的8.7%来自华为,英特尔每年也向华为销售15亿美元的数据中心芯片。如果华为采购减少,将直接导致美国的半导体企业销售额下降。

这种负面影响会有多大?2020年,波士顿咨询集团(Boston Consulting Group)受雇于SIA进行了一项独立研究。通过对终端应用市场和半导体产品的全球需求和供应动态进行详细建模,可以退算出未来三到五年内美国公司会面临如下情况:

(1)如果美国维持现行实体清单中规定的限制,将损失8%的全球份额和16%的收入。

(2)如果美国完全禁止半导体公司向中国客户销售,实际上会导致技术与中国脱钩,那么将损失18个百分点的全球份额和37%的收入。

(3)这些收入下降将不可避免地导致研发和资本支出的大幅削减,以及美国半导体行业15000至40000个高技能直接工作岗位的流失。

欧洲半导体工业协会(ESIA)也持有同样的观点,其发表声明说,美国在2020年8月17日宣布出口管制措施将“产生重大影响并给全球半导体产业带来破坏”。

欧洲芯片大厂与华为的业务往来紧密,意法半导体、英飞凌、NXP、ams和Dialog等公司直接向华为提供芯片,禁令执行将让这些公司承受很大压力。

在半导体新兴重镇亚洲地区,华为禁令带来的振荡更为显著。英国调查公司Omdia估计,日本、韩国与中国台湾供应商每年为华为供应零组件交易额约264亿美元。一旦华为生产停滞,这些业务也将陷入困境。

供应近30%华为零部件的日本公司将遭受最大的打击。仅索尼公司,每年就向中国公司出售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智能手机图像传感器。

中国台湾的供应商亦将面临相同局面。世界上最大的晶圆代工厂台积电每年从华为获得超过50亿美元的年销售额,联发科公司每年与华为的业务价值也近5亿美元。受到禁令打击,这些业务也会随之消失。

在韩国方面,华为去年占三星的销售额的3.2%,占SK海力士整体销售额的11.4%。据韩国媒体报道,禁止出口华为持续一年以上时,韩国半导体业的年损失额将达10万亿韩元,约合人民币576亿元。韩国工业经济与贸易研究所分析师KimYang-paeng表示,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可能导致韩国对中国科技产品出口减少,包含半导体在内。如果来自中国的芯片需求减少,韩国的出口可能永远无法像过去一样。

禁令冲击波扫过,全球半导体行业无人能够幸免。

漩涡

为了度过凛冽的寒冬,华为利用禁令的缓冲期,大量采购芯片和相关产品。这些急单也让很多半导体企业感受到了短暂的甜蜜。

台积电8 月营收 1228.78 亿元,在华为禁令生效前赶工出货,带动营收月增 16%,再改写今年 6 月写下的单月营收新高纪录。联发科加速生产出货,带动 8 月营收一举突破 300 亿元,创历史新高,而显示器集成电路驱动器芯片供应商Novatek的8月收入更是猛增了30%以上。

这样兴旺的势头也传递到了DRAM芯片市场。日经研究发现,截止上周五,基准8G DDR4类型芯片的现货价格约为2.95美元,比月初的近期低点高7%。据日本一家半导体贸易公司的消息人士称,随着华盛顿芯片禁运的临近,华为正在最后一刻进行采购。

不过,9月15日钟声一响,这种短暂的兴旺就立刻烟消云散。

像台积电这样的行业巨擘,华为禁令带来的缺口,可以由其他大厂弥补。对于客户群比较单一的厂商,情况就并不乐观。全球最大的芯片封装和测试公司日月光科技控股公司(ASE Technology Holding)已警告称,对华为的禁令将对2020年的收入带来很大打击。

存储业分析师称,三星和SK海力士等韩国存储芯片制造商也预计会产生负面影响,而华为禁令后,整个存储器市场可能面临调整。存储器市场本季原本就面临供过于求的压力,华为是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厂暨5G基站龙头,单是手机年出货量就高达2亿支,使用的存储器用量在全球品牌厂中数一数二,若存储器厂无法供货,势必面临更大的削价清库存压力,恐让短期市场状况雪上加霜。

再来观察CIS,因为其主要应用智能手机与汽车,受疫情冲击,两者销售都不佳的情况下,2020年产值原预计年减1.3%,在禁令执行后,考虑索尼高端镜头无法出货给华为,年减幅度将下修至1.5%。

面板方面,AMOLED面板产能充沛,但各家面板厂技术层次不同,客户供货关系紧密度也不一。随着华为手机出货量的减少,可能会造成面板厂之间争抢客户的竞争趋于激烈,面板价格滑落速度加剧。

在禁令的发源地美国,厂商受到的伤害则更大。美国政府对华为采取的限制措施,引发了整个芯片行业大量积压未售产品的库存,研究机构VLSIResearch首席执行官DanHutcheson向路透社表示:“在表面之下,有大量的库存积压。我们看到集成电路的库存水平比经济下滑之前更为典型。”

还有一个潜在的影响也开始浮出水面,华为禁令将影响技术升级的速度。天风证券郭明錤就表示,华为手机对相机、HDI、存储与5G芯片的零部件规格与单价要求明显高于Android竞争对手,故若华为手机竞争力衰退,上述零部件技术升级趋势将放缓。

一面封堵,一面砸重金

在封堵华为的同时,美国也在竭力保住自己在半导体行业的霸权。

SEMI 认为,美国商务部扩大限制,可能导致更多损失,除了侵蚀美国产品的既有客户基础,也加剧企业对美国技术供应的不信任,更促使其他企业努力取代美国技术,届时恐使美企收入减少,影响投入研发资源,削弱美国创新,进而损害国家安全。

美国的半导体行业多年来一直傲视全球,其核心在于两个因素:研发强度和市场规模。从历史上看,美国半导体公司一直将其收入的约17%至20%用于研发,大大高于其他地区的半导体公司的7%至14%。实际上,2018年美国半导体公司的研发强度水平在美国经济所有部门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制药/生物技术部门。

市场规模是创新良性循环的第二大支柱。美国半导体产业在2018年的全球产品收入约为2260亿美元,远大于其他竞争地区的半导体产业。它的规模是韩国半导体产业的两倍,是日本的五倍,是欧洲的六倍,是中国的十五倍。

但是,禁令直接打击了美国半导体公司的销售业务,让其利润率下降,进而削弱其研发的投入。另者,对华为的禁令,也让美国公司会逐步失去一些重要市场。比如,总部位于日本和欧洲等市场的外国公司可能会开始从非美国公司那里寻求更多供应,以免被美国的长臂管辖所影响。

随着亚洲半导体行业的快速崛起,美国已经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为了让美国的半导体行业保持竞争力,2020年6月,美国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和弗吉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Mark Warner联合提出一项法案,希望为美国本土半导体制造商提供至少228亿美元的资金支持。随后,美国共和党参议员John Cornyn和Michael McCaul也提出一项法案来扶助美国半导体产业,希望为美国半导体制造业提供可用于研究、建厂和税赋优惠等预估最高250亿美元的经费补贴。

SIA也为这项举措站台,并将补贴额度提高到370亿美元。其理由是,半导体产业是美国的第五大出口产业,该行业去年在研发上投入了400亿美元,约为其收入的五分之一。但是,美国联邦政府在半导体研发方面所用的资金占GDP的比例多年来一直持平,而中国和其他国家则在一直增加该领域的支出。

不过,美国一分析师指出,这些补贴还达不到所需资金水平,“若是500亿美元还有可能获得理想的结果”。

这些重金现在还停留在纸面上,倒是对华为的禁令已经切实在削弱美国半导体的霸权。波士顿咨询集团最新报告就指出,与中国的贸易摩擦和对华为的新政策可能会终止美国在半导体领域的领导地位。

割裂的半导体世界

乐观者认为,随着5G需求的逐步释放,市场在动荡之后趋于稳定。可情况并非如此,华为禁令的背后是半导体逆全球化的思潮,其影响是长远的。

为了巩固美国自己的半导体供应链,美国政府不遗余力拉拢台积电、三星等亚洲半导体巨头在美国设厂。

5月15日,台积电宣布在美国联邦政府和亚利桑纳州的支持下,计划投资120亿美元,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建设与运营一家采用5nm制程技术、月产2万片晶圆的的先进晶圆厂。该厂预计在2024年建成投产。

在半导体产业链上游的设备和材料领域拥有绝对的话语权的日本也在跟进。今年伊始,日本政府及企业开始考虑半导体相关产业链回迁计划。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提出2200亿日元(约145.6亿人民币)促进日本投资事业费用补助预算案,资助企业将生产基地迁回日本。同时,日本企业加快供应链的整编脚步,日本电子零件厂出现产能回流日本的动向。例如半导体大厂罗姆、JDI已开始评估要将海外部分产能移回日本。

在吸引企业回流和投资的同时,美国则强推逆全球化,强迫一些国家或地区站队,比如限制荷兰ASML向中国晶圆厂出售EUV光刻机,或是限制日本信越、胜高向中企出售原材料,或是限制台积电给大陆企业提供代工服务。这些做法,实质上就在分裂半导体世界。

有评论就认为,美国此举势必引发半导体行业的保护主义盛行。发达国家都可能会限制半导体技术的扩散,强化在半导体技术领域的垄断,使发展中国家很难真正融入到半导体产业中。对于那些原本向那些处于产业链边缘甚至还未能入局的国家,敞开的半导体技术大门正在缓缓关上。

最为重要的是,这件事会在整个行业中埋下一颗不信任的种子。

半导体本是一个全球化非常彻底的产业,任何国家都仅是其中的一环。逆势而为,并不会让一个国家的技术创新能力和产业升级能力得以持续。但是,为了保证经济基础,国家安全,很多有实力的国家和地区都意识到了实现自身半导体供应链完整的必要性。比如,日本去年对高科技芯片材料实施出口限制后,韩国正努力实现自给自足。疫情和中美科技战可能加速供应链转变,让韩国意识到芯片技术自力更生的需求变得越来越重要。

所以,在今后的半导体世界中,闭关保护和开放依然是明暗交织的两条主线。而随着美国对华为禁令影响的持续发酵,半导体行业还将承受更多的阵痛。

联系我们
电话:+86-512-62870366
传真:+86-512-62872996
Email: kevin.xia@sicreat.com
地址:苏州工业园区金鸡湖大道99号苏州纳米城
2015-2016 苏州新美光纳米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Suzhou Sicreat Nanotech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